关注我们

V6厂
V6厂
V6厂

扫一扫,关注我们

V6厂手表 > 店长日记 > 向那些复刻自品牌历史中的经典表款致敬

公告

    未能查询到您想要的文章

更多>>

向那些复刻自品牌历史中的经典表款致敬

17 2019-07-22

复刻表-这不是关于假冒伪劣商品(我不知道怎么厚颜无耻地说他们是在做复制表),而是指品牌复制历史上的经典名作,重现江湖。

有“钟表界奥斯卡”之称的“日内瓦钟表大赏”(GPHG),自2013年始,增设了一项“复兴奖”(Revival Prize),向那些复刻自品牌历史中的经典表款致敬。迄今获奖的作品有帝舵的Heritage Black Bay腕表、欧米茄的Speedmaster Dark Side of the Moon腕表、伯爵的Extremely Piaget Double Sided手镯表、泰格豪雅的Heuer Monza计时码表、浪琴的Avigation Big Eye腕表,以及2018年江诗丹顿的Historiques Triple Calendrier 1942腕表。

江诗丹顿Historiques Triple Calendrier 1942腕表

要能复刻经典,首先品牌必需历史悠久,在过往的上百年岁月里,信手一拈,便有精彩之作可供借鉴。看看以上这些获奖的品牌便都有这样辉煌的背景,并且皆亲身参与了腕表百年发展演变的重要进程。

但复刻经典,并不是百分百地翻制一枚古董时计那么简单。随着时代进步,我们有了先进的技术、材质,有了优化的结构、部件,还有电脑软件与数控机床的加持,一枚复刻表虽然外在散发浓郁的复古风情,但“内芯”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精准、更耐用、更轻薄。

尤其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表背往往是不透底的,但当代设计却更勇于展现这颗“内芯”,让佩戴者尽情欣赏腕表内部的运作。此外,那个年代的腕表尺寸偏小,大抵不超过35毫米,但现今的男士腕表动辄40毫米起跳,因此复刻表就算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外观,表壳直径有时也必须适度放大,以符合现代人的审美。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品牌加入复刻经典的行列,而这些再现经典的限量表款往往也成为品牌的年度亮点,颇受消费者追捧。因为经典就是经典,好的设计永远不会过时。

传统与创新从来都是制表业的两大核心,双管齐下,既要秉承品牌DNA,在丰沛的历史中汲取养分,也要大胆突破,在技术上精益求精。温故所以知新,就让我们挖掘那些在岁月长河里不曾褪色的精彩杰作。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诗丹顿历史名作系列

Triple Calendrier 1942腕表

江诗丹顿旗下有一个系列叫历史名作(Historiques),去年日内瓦钟表大赏的最佳复兴奖便花落此系列的Triple Calendrier 1942腕表。

顾名思义,这是复刻自品牌1942年的一款搭载三重日历的表款,外观重现那个年代腕表的标志性特征,40毫米不锈钢圆形表壳侧缘采用三重凹凸刻纹环,表耳也设计成爪形,再加上上层略微加厚的箱式表镜配衬纤细表圈,复古风扑面而来。

腕表名为三重日历,其实就是所谓的“全历”——月份、星期与日期。位于盘面上半部的月份与星期以视窗显示,位于表盘外缘的日期以一根带红色三角箭头的指针指示。双色调镀银表盘搭配黑色阿拉伯数字时标以及最外围的轨道式分钟刻度,低调中见优雅。日期的阿拉伯数字有深蓝色及酒红色两种版本,分别对应深蓝色或棕色的鳄鱼皮表带。


American 1921腕表40毫米铂金款与36.5毫米红金款

历史名作系列还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款,其中American 1921腕表绝对让你一见难忘。1920年代,一战结束后,美国一跃成为世界强国,经济大萧条则还未到来,品牌为美国市场打造了这枚奇特的枕形表款,机芯旋转45度,将表冠置于表壳右上方,这样的设计,让佩戴者无论是驾驶汽车时手握方向盘还是在正式会议上,均无需转动手腕即可快速读取时间——当然,对于总是坐在电脑前将手腕置于键盘上的当代人来说,也很方便。

LONGINES 浪琴经典复古系列


浪琴的历史同样悠久,而且在它187年的历史中曾经十分辉煌,无数的专利技术、创新发明、大奖肯定,在计时、航空、潜水、探险、铁路、石英……诸多领域都有卓越成就。虽然在石英风暴后被集团定位于中端品牌,但也让更多消费者能够进入浪琴的门槛。


连拔时间角度表、威姆士秒针设定腕表、二十四小诚腕表

浪琴有个经典复古系列(Heritage),已持续多年,每年都会推出几枚经典复古系列的作品。像是连拔时间角度表,这是为首位单人不着陆飞跃大西洋的美国飞行员Charles Lindbergh设计的表款;威姆士秒针设定腕表,这是向Philip van Horn Weems船长航海系统致敬的表款;二十四小诚腕表,则是1950年代专为瑞士航空公司飞行员开发的表款……

Avigation Big Eye腕表

我们来欣赏2017年获得日内瓦钟表大赏最佳复兴奖的Avigation Big Eye腕表,这是复刻自1970年代初期用于军事用途的飞行员计时码表。飞行员军表有几项特色:一是表冠要大,让飞行员戴着手套也能轻易操作;二是盘面必需清晰易读,在驾驶舱的众多仪表盘里一眼即能辨识;三是能抗磁场以及温差干扰。至于为何叫“Big Eye”?相信看到表盘3时位置的分钟计时副盘就可以理解。透过中央计时小秒针与这个分钟计时副盘,飞行员可以更加容易地读取计时的结果。

OMEGA欧米茄海马系列 1948限量版

另一个有雄厚资本推出复刻表款的品牌是欧米茄,创立于1848年,已有超过170年历史,是国人相当熟悉的品牌。家底厚,自然有不断复刻经典的实力。今年恰逢人类登月50周年,和登月有着极深渊源的欧米茄复刻了一枚1969年生产的Speedmaster超霸腕表,“安时间On Time”曾专文介绍,这里不再赘述。

超霸系列“阿波罗11号”50周年纪念限量版腕

去年为庆祝Seamaster海马系列诞生70周年,欧米茄推出了海马系列1948限量版腕表。于1948年推出的海马系列是品牌首个腕表系列,而它本来是军用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的1940年至1945年间,欧米茄为英国国防部提供了超过11万枚腕表,因为它具有极佳的防水性能,并能抵抗战斗机引擎所产生的强大磁场,是英国空军及海军的重要装备。不知你看过电影《敦刻尔克》(Dunkirk)没有,里面的飞行员腕际就戴着欧米茄的表。战争结束后,将军用腕表的先进技术转移应用于民用腕表,海马系列应运而生。

欧米茄海马系列1948限量版腕表

复刻表共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中央秒针版本,指针为剑形,一个是小秒针版本,指针为柳叶形。值得留意的还有两处,一是表盘上的品牌logo采用的是70年前的设计,二是表背上激光雕刻了当年英国部队战艇与喷射战斗机的图案。两款腕表各限量1,948枚。外形虽然承袭了70年前的原款设计,但机芯已换搭欧米茄至臻天文台机芯,通过了瑞士联邦计量研究院(METAS)的严苛测试,能抵御15,000高斯强磁场,并享受5年保修服务。


海马系列1948限量版腕表

这就是品牌厉害的地方,好像每年都有纪念表款可以推出。明年恰逢阿波罗13号迎来50周年,相信可爱的史努比势必再次登上超霸腕表,4年前失之交臂的,这回下手要快。

BLANCPAIN宝珀50噚系列 Barakuda腕表

谈复刻,历史悠久的宝珀不遑多让,而要谈潜水表,宝珀更是当仁不让。品牌著名的潜水表50噚诞生于1952年,建立了现代潜水表标准,1953年成为法国海军潜水部队指定用表,也陆续为很多国家的海军采用。

1960年代销往德国市场的民用50噚古董表

宝珀今年复刻了一枚1960年代颇为特殊的50噚腕表。当时从事专业潜水设备生产及销售的Barakuda公司向宝珀购买50噚腕表,提供给德国海军,而除了经销军用腕表,Barakuda公司还向德国市场引入了一款民用腕表,带有双色矩形时标、白色夜光指针,日期视窗则移到了3时位置(一般50噚日期视窗位于4~5时之间)。


50噚系列Barakuda腕表

新款与古董款相较,有些细节的调整,将部分方形时标瘦身为长方形,并换装蓝宝石水晶玻璃表圈。表壳以不锈钢打造,尺寸较古董表略大,但较现今一般的50噚45毫米要小,缩至40毫米,机芯也随之更换为1151自动上链机芯,动力储存100小诚。这是今年我最喜欢的宝珀新款腕表,颇有古拙之风,大小也合适。防水深度100米,限量500枚。

PIAGET伯爵Extremely Lady系列

以上介绍的复刻表大抵为男表(当然女性也可以佩戴),最后介绍的则是几枚璀璨夺目的女表。伯爵的Extremely Lady腕表采用独特的横扁椭圆形设计,灵感来自20世纪60年代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夫人贾奎琳·肯尼迪的一枚伯爵腕表。在那个年代,伯爵率先克服了将硬质宝石作为表盘材质的挑战,成为时尚女性的心头好。

伯爵Extremely Lady腕表

最新版本的Extremely Lady腕表尺寸娇小,搭载石英机芯,盘面有珍珠母贝、青金石、红玉髓、蓝蛋白、绿松石等选择,表圈则镶嵌不同切割形状的钻石。最特别之处在于,通过繁复细致的制作流程,将贵金属表链打造出织物般的质感,在玫瑰金或白金链带的表面仿制出毛皮、霜花与木质的纹理,更显华贵。

今年,还有很多其他品牌推出了复刻表,格拉索蒂原版,马尔伯勒,老虎豪雅…古色古香,原汁原味,让人想起古情。空间有限,我有机会一个接一个地把它们呈现给你。

V6厂
cache
Processed in 0.002867 Second.